时隔两年多我又想起了我还有个博客,虽然两年间的评论中 SPAM 占 99%,但不妨碍我使用它发发牢骚,记录以下空洞且不值一提的流水帐。


1 月初,受新入职的高级前端工程师提议,放弃过时的 Angular 1.x,用一周时间学习 Vue,开始重构项目;

1 月中,似乎是又开始补番了吧;

1 月 20 日,在不断的踩坑中,重构基本完成;

1 月末,似乎是在住处的山寨板上部署了 aria2、ngrok / frp、GitLab / Gogs 这套东西吧;

2 月 6 日,加班到凌晨 4:48;

3 月,SS 被封,折腾了一阵,换了新主机,换了 V2Ray,由于 Golang 对 MIPS 的兼容问题,不能跑在路由器了,积灰已久树莓派正式派上用场;

4 月初,觉得公司对各环节工作流程缺乏统一标准与约束,处处充满消磨内耗,产生离职的想法;

4 月 29 日,无痛更新 Ubuntu 18.04;

5 月 2 日,为克服选择困难症,解决吃饭问题,做了个小玩具

5 月中,看完《三体》;

6 月 9 日,剃了个光头;

7 月 13 日,向公司提出离职;

7 月 26 日,入手 ikbc C87;

8 月,开始折腾键盘,轻度 DIY(换轴体、键帽,Type-C 键线分离,搁置很久的电烙铁又派上用场了),喜欢上“Dolch”和 “复古灰白(有人叫它‘王自如’)”这两种配色;

8 月 23 日,离职,以“调整心态”为由,并没有继续找工作,再度成为 NEET;

10 月 4 日,想为这篇文章里提到的桌面时钟换个程序,开发到一半,懒得对接口,没有继续;

10 月中,将求职网站的简历公开,而不投递,消极求职;

10 月 19 日,参加自学考试,虽然是无谓的挣扎;

10 月 24 日,本以为我已经适应了 Gnome Shell,还是太天真,换回了 Unity;

10 月 26 日,购入 NanoPi M4,使用塑料收纳箱,5V6A 电源,服务器风扇,线材若干,制作简易 NAS,连接三块移动硬盘,部署 aria2 脱机下载,NextCloud 存储,Gogs git 服务,顺便将本博客迁移过来,通过 FRP 转发内网流量,使这些服务可在公网访问;

11 月 1 日,通过电话面试,稀里糊涂收到入职通知,本想就近租房,但通过一众租房应用,在距公司 6 公里内完全找不到租房信息,随便租了间公寓,坑;

11 月 5 日,入职,没有任何准备工作,立即开始做项目,我大概已经知道这是家什么样的公司;

11 月 10 日,用 1 工作周的时间做完一个企业类前台站点,印证了我的想法;

11 月中,继续折腾键盘,染键帽,废了一套,完成一套,但并不是很满意;咸鱼捡了个垃圾 87 键键盘,复活,真香;

12 月初,开始学习 React;

12 月 18 日,加班到凌晨 4:10;

12 月 20 日,接到一个需求,前后端分离,图形化建站,并且兼容 IE8(发布于 2008 年,此时 2018);

12 月末,开始了解兼容低版本 IE 的 MVVM 框架,Avalon;

12 月 31 日,删除了我的 Pixiv 帐号。


简而言之,2018 年是如此虚度的一年,“而且没人爱你”,依旧没有猫。


而 2019 年,应该是我不算丰富的人生经历中,至暗的一年吧。